快捷搜索:  as  新闻

抚顺“三最”女贪官罗亚平另面人生 疯狂敛财自封政府功臣(图

  11月9日,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并下达死刑执行命令,被中纪委领导批示为“级别最低、数额最大、手段最恶劣”,被媒体称为“土地奶奶”疯狂敛财1亿多元的辽宁省抚顺市女贪官罗亚平,在沈阳市被执行死刑。

  这么一个小小的区土地局长,如何能敛得巨额钱财?她是怎样运用手中权力的呢?除了经过司法程序查明的罗亚平的犯罪事实外,她在工作之余又有着怎样的人生呢?《法制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了解,试图从另一个侧面展示这个“土地奶奶”的另面人生。

  在抚顺,熟悉罗亚平的人常用5个字形容她:很丑很疯狂。说她丑,是说她相貌丑陋而且极无修养,擅长使用撒泼耍赖手段。说她疯狂是说她能毫无顾忌地贪污受贿,还肆无忌惮地抢夺他人丈夫,以重金将其顶头男上司收归己用,还在社会上包养年轻男子作自己的保镖。

  1960年12月,罗亚平出生在抚顺市郊区的一个小镇上。因为其貌不扬,罗亚平从小就不愿和女孩子玩耍,而是整天跟着哥哥,同男孩子们混在一起。久而久之,罗亚平养成了胆大泼辣、专横霸道、为所欲为的性格。

  原来,短暂的婚姻只留给罗亚平一个女儿。离婚后,因为相貌不佳又带着一个年幼的女儿,罗亚平的爱情与婚姻一直没有着落。多年孤苦无依的生活,使罗亚平强烈地渴望有一个完整的家庭,而心高气傲的她又不肯嫁给条件一般的人。于是,她将目光瞄准了身边的优秀男人。

  时年38岁的孙思丁仪表堂堂、相貌英俊,浑身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而且又是罗亚平的顶头上司,是那时罗亚平所接触的男性中最出类拔萃的一个。罗亚平疯狂地爱上了孙思丁。但是,孙思丁当时有一个很美满的家庭,其妻是区审计局的一名干部,性格温柔贤惠,两个儿子也都很优秀。

  两年后,孙思丁调任区人事局局长,罗亚平便开始逼婚。她到孙思丁所在的人事局、孙思丁妻子所在的审计局哭闹,使得孙思丁夫妻俩不能上班。有关领导出面做罗亚平的工作时,罗亚平就拿出撒泼耍赖的看家本事在办公室折腾,领导也对其也无可奈何。

  但是,这份强取豪夺得来的爱情很快让罗亚平尝到了苦涩。在这个关系错综复杂的家庭里,夫妻、婆媳、继母继子、继父继女、继子继女,每个人都互为对手,每天矛盾不断,争斗频发。而孙思丁无论如何都不肯丢下父母和儿子与罗亚平单独生活。

  罗亚平胆大,关键时刻能够黑下脸,还能撒泼耍赖,单位有任何摆不平的事,领导就让她出面,保证马到成功,罗亚平渐渐成了顺城区的一名干将,从城建局一个小科长到土地经营管理中心副主任,罗亚平的仕途一帆风顺。

  1997年,随着抚顺市政府搬迁到罗亚平所在的顺城区,该区开始进行大规模的房地产和商业地产开发。而罗亚平此时已经是该区的发展计划局副局长,是炙手可热的实权派人物,无论是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领导,还是众多的房地产商,都对她高看一眼,一些人还使出各种手段恭维她、巴结她,这让罗亚平自我感觉特别良好。她不但利用手中的权力帮助丈夫和哥哥的房地产开发公司拿到廉价的土地和利润丰厚的建筑项目,还买通那些对她仕途有帮助或者能带给她金钱利益的人。

  而在当时,抚顺市政府对土地出让金的管理存在着巨大漏洞,一些出让国有土地的巨额资金,不但没有由财政部门收取,甚至缺乏有效的监管。在这种情况下,罗亚平将国有土地当成了自己的摇钱树。刚开始,罗亚平让前来缴纳购买土地资金的单位拿两张支票,一张由她交给土地经管中心,一张她拿到银行兑换成现金,装入自己的腰包。到后来,卖地得了钱,就完全凭罗亚平的心情了,高兴了就分一部分交给土地经管中心,不高兴了,就一分不剩地全部据为己有。

  据检察机关指控的第一项罪证,2004年7月,罗亚平的丈夫孙思丁投资开发抚顺市顺城区15号方块和14号方块土地建幼儿园,向顺城区土地经营管理中心缴纳380万元征地款,就被罗亚平全部据为己有。

  虽然罗亚平将顺城区土地出让金大笔大笔地揣入自己的腰包,但她还因给顺城区带来了不小的经济效益,俨然成为顺城区的财神爷和大功臣。她曾公开在顺城区政府大院宣称:“是我弄来的钱给你们开支的,是我养活着你们,没有我,你们都得去喝西北风。”

  罗亚平有一个心结,总觉得因为自己相貌不佳,从来没有一个男人真正爱过自己。当了局长的罗亚平已经不再满足于已显老态的孙思丁,她把目光瞄向了自己的属下小自己12岁的钱勇,她首先提拔钱勇成为她的副手,然后将他发展成自己的情人。

  作为回报,罗亚平给了钱勇很多好处。她让钱勇作假票,贪污土地出让金,她会从几百万中抽出几十万甚至更多潇洒地甩给钱勇。在她升任区国土资源局局长后,罗亚平力主让钱勇接班,成为了土地经营管理中心的主任。

  罗亚平有个中学老师,年迈体弱,双目失明,生活贫困潦倒。2005年,这位老师住的120平方米的房子动迁,他想把自己的房子拆开,要两套各60平方米的回迁房,一套自己住,另一套出租以贴补生活。听说自己的学生正管这事,老师就让人搀着找到了区政府,对罗亚平说了自己的想法,罗亚平满口答应说:“你回去吧,这点小事我给你办。”但是,等回迁房下来,老人却只有一套房子。老人拄着拐棍找到罗亚平询问此事,罗亚平冷冷地说:“你不是住不起吗?那套房子没了。”可怜的老人哪里知道,他的那套房子被罗亚平转手出卖后,房款用来供她享乐了。

  据沈阳市人民检察院查明,2006年6月,罗亚平将顺城区土地经营管理中心欲支付给于彦秋、段志方的动迁补偿款375万元人民币据为己有;2007年1月,她又采取多补偿的方式,以吕富春的名义,从土地经管中心骗取近300万元装入自己腰包;2007年3月,罗亚平将顺城区前甸红光园区开发建设办交给土地经管中心的800万元打入自己的账户……

  其实,早在抚顺市腐败窝案被查的时候,罗亚平就预感大事不好。她首先将自己的女儿送到国外留学,之后,她一方面以更加疯狂的手段加紧敛财,一方面找关系申请办理移居加拿大。为了能够尽早逃离,她委托在加拿大的朋友帮助介绍了一名加拿大籍华人,以20万美元的代价办理假结婚手续。听说罗亚平要移居国外,孙思丁觉得自己终于得以解脱,所以,他很快与罗亚平办理了离婚手续。

  2006年年底的一天上午,一个被侵吞了土地补偿金的动迁户闯进了罗亚平的办公室,二话没说就掏出刀来,对准罗亚平连捅三刀。因抢救及时,罗亚平捡回了一条命。而此时,状告罗亚平的群众开始围堵抚顺市的各有关部门,引起各方关注。罗亚平害怕自己不在时有人会趁火打劫,于是,伤口还没有彻底愈合她就上班了。当有领导找她来了解情况时,罗亚平就当众掀起衣服,给领导看胸口的伤,致使谈话无法进行。凭着这种无赖手段,罗亚平成功地将那些试图来调查她的人拒之门外。

  罗亚平于2008年3月25日被刑事拘留,4月1日被执行逮捕。2008年10月31日,沈阳市人民检察院以贪污罪、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对她进行了起诉。2009年1月20日,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次开庭对此案进行审理,先后开庭4次。2010年12月15日,辽宁省沈阳市中级法院以贪污罪、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罗亚平不服上诉,辽宁省高级法院依法开庭审理,于今年6月22日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疯狂的罗亚平不是一天炼成的。罗亚平的狂妄是基于城市土地财政这一不争的事实;罗亚平的彪悍则来自于某些地方领导对强制拆迁的默许和支持;罗亚平将自己的人生与“土地财政”、“强制拆迁”等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而背后的关键词则是“失去监督的权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