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新闻  as

能源故事会:神东人丁明磊

  在百度搜索栏里输入“丁明磊”,会看到这个名字被冠以很多的荣誉,“煤海蛟龙”“煤海坚石”“煤海有蛟龙 龙腾且善行”……这些,在丁明磊看来,都只是一些头衔而已,褪去光环,他还是他自己,是一个心中满怀执着与热爱,21年如一日地坚守在井下一线的一名矿工。他,只是丁明磊。

  来到神东布尔台煤矿半年多了,丁明磊已经习惯了带着杯子入井了,这是他和他的16个兄弟从上湾煤矿来到布尔台煤矿所适应的第一个改变。在上湾煤矿的时候,丁明磊他们上班的时候都习惯随手拿瓶矿泉水揣着兜里,而到了布尔台煤矿,他们拿的矿泉水在井口检身的时候就会被收走。后来他们才知道,原来出于环保考虑,布尔台煤矿是不允许员工携带矿泉水入井的,在井下,大家都是自带水杯喝水。

  2018年7月,因为布尔台煤矿井下生产能力有所欠缺,神东决定从上湾煤矿抽调一个班组到布尔台煤矿进行支援。要让一个班组整体离开已经熟悉的工作环境,去到一个离家远,环境陌生,地质条件相对较差,生产任务重的矿井去工作、生活,大家都需要一个思想上的转变和适应。当时,作为上湾煤矿综采一队检修班班长的丁明磊,逐个了解班里员工的意愿,做通他们的思想工作,接下了这个重任。从一开始的班组单干,到现在的完全融入布尔台的综采队伍,从一开始的种种不适应,到现在的得心应手,丁明磊坦言:“不容易,但是我们做到了,我们没有给上湾煤矿综采队丢脸,也没有让布尔台煤矿和神东失望。”

  从井口到丁明磊现在所工作的22206综采工作面大约有10公里的距离,看着不断向前延伸的巷道,丁明磊想起了21年前刚成为一名矿工的时光。1998年从郑州煤炭技工学校综采机电专业毕业,丁明磊被分配到河南省郑煤集团裴沟煤矿综采队担任采煤机司机。当时的裴沟煤矿年产120万吨,属于三软煤层,顶板管理难度较大,生产条件十分艰苦。也正是当时的艰苦条件,让丁明磊从一名只会纸上谈兵的学生成长成一名合格的矿工。在那里他深深体验到什么是特别能吃苦,什么是特别能战斗。那里成为他人生的重要起点,让他积累了比较丰富的煤机操作技能和破碎顶板管理经验,为他的职业生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大约半小时左右,丁明磊到了他的工作岗位。看到一堆堆的煤块在刮板运输机上被运走,丁明磊说:“你知道吗?每次看到煤炭这样被运走,我就特别有成就感。”丁明磊的这种成就感,源于一个对他影响至深的人。丁明磊在裴沟煤矿工作时,当时他的老班长在工作面时总愿意走到煤壁旁边,边走边用脚蹬煤块,好让它快点落在运输机上被拉走,虽然所起的作用微乎其微,但他却总是乐此不疲。他总说:“我看见这些黑乎乎的煤块打心里觉得亲切,咱们的吃喝用度都是打这里来的。”从此以后,老班长就在丁明磊的心中种下一颗种子,一颗干一行爱一行,爱一行专一行,专一行精一行的上进的种子。

  走到采煤机旁边,丁明磊习惯性地用手摸了摸采煤机的显示屏,他说:“你看,这个采煤机其实就像是一个大乌龟,盖板就是龟壳,下面有四个爪子稳稳地站立着,而这个显示屏就是乌龟的中枢神经,作为采煤机司机,我用手里的遥控器操控它就相当于用人脑控制电脑。”丁明磊认为,要成为一个合格的煤机司机,就必须像了解自己的手足一样了解设备。现在的丁明磊,对于采煤机的每一个部件都了如指掌,介绍起来如数家珍般滔滔不绝,就像介绍一个多年的老朋友一般。而且,他根据机器设备运转时的声音、运转状态就能迅速判断机器是否存在一些潜在的故障,他总说,干了20多年了,对于相伴了20多年的这个“伙计”就好像有心灵感应一样,总能感知到一些它的小问题,在最早、最佳时间发现并处理这些问题,是丁明磊对自己的要求之一。

  当然,所有的习惯和要求都不是一蹴而就,所有的收获也都非一日之功。丁明磊觉得,自己能有今天的一些所谓成就,都是因为年轻时的他不甘平凡,总想改变,说白了,就是爱折腾。

  2007年,神东公司面向全国公开招聘技术工人,当时丁明磊感觉改变命运的机会来了,就在妻子的再三鼓励下,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到大柳塔参加招聘考试。

  初到大柳塔,丁明磊第一眼看见的是包神铁路,十几分钟一列火车往外运煤,这样的外运速度、密度,让他很是吃惊。然后,他又看见了大柳塔矿的原煤仓,主运皮带直接运上去,“好先进的煤矿”,这是丁明磊对神东的第一印象。而他原来工作的煤矿,三天才来一趟火车,还是小半列,煤场也是露天堆放,一刮风就煤尘飞扬,矿上的人都不敢穿白衬衫。

  当时,慕名前来报名考试的人有600余人。丁明磊凭借认真备考和比较过硬的实际操作能力,以理论考试第一、综合考试第二的成绩被神东录取。现在回忆起来,丁明磊觉得,那是改变他命运的时刻,当他走进公司为他安排的宿舍时,他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在这里开始自己的精彩篇章。

  成为神东大家庭的一员后,看到世界一流的采煤设备和安全高产高效业绩,丁明磊不禁庆幸自己来对了。可是很快他就发现,原先在裴沟煤矿10年所积累的采煤经验到了这里不够用了。如何融入这个大家庭,尽快提升自己,成了当时他最大的问题。为此他找关系托朋友借资料,如饥似渴地学习、学习、再学习。常常是下了班躺在床上,看着看着书就睡着了。印象最深刻的是使用当时公司唯一的一台德国产的DBT采煤机,由于机器上没有中文菜单,他就翻字典一词一句地查,并向老师傅们请教,直到搞明白为止。在生产过程中,看见老师傅操作他就跟上去,默默将操作要领记在心里;遇见处理故障时,他更不愿错过机会,积极主动参加抢修,最多的一次在井下连续干了36小时,直到故障处理完毕,他才拖着沉重的双腿升井。

  在神东这个大熔炉里,丁明磊的人生不断得到充实,技能水平迅速得到提高,迅速成为上湾煤矿综采队的主力采煤机司机。2009年9月,丁明磊参加神华集团第九届职工技能大赛,并取得第三名的好成绩。2010年,在“神华杯”预选赛的激烈竞争中,面对公司各矿井单位20多支由精兵强将组成的参赛队,丁明磊和队友4人,密切配合.干脆利索地拿到了第一名,并获得代表神华参加“神华杯”国际采煤技能大赛的资格。也就在当年9月,他们代表神华集团参加“神华杯”采煤技能国际邀请赛,出战井工项目井下综采操作类比赛,与来自澳大利亚、德国、俄罗斯、印度、南非、美国和我们中国等9个国家的12支代表队、100多名选手展开角逐。丁明磊担任采煤机顶刀司机,四人从容应战、密切协作、冷静操作,超常发挥,最终以最高分夺得大赛一等奖。

  320米的综采工作面,铺满了丁明磊的回忆。很快地,他走到了机尾处的支护支架,谈到他带领兄弟们在布尔台煤矿半年以来的收获,丁明磊说打了个比方,好比生产任务是个“小目标”,这个目标需要在脚下垫块转就能够到,“我们就是那块垫脚砖”,丁明磊这样给自己的这半年时间定位。但是,当要给自己21年的井下工作定位的时候,丁明磊思考了片刻,讲了一个故事。他说,小时候有个邻居家的奶奶问他长大了后想干什么,他想都没想就说自己相当包拯,因为他有一把铡刀,专治坏人。没想到长大后,没当成包公,却成了世人眼中的“煤黑子”,但他很骄傲,因为他觉得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和包公是一样充满正能量的,是有意义的。尤其是对于选择来神东,他骄傲满满,因为他收获满满。

  丁明磊来到神东12年,先后参与了3个综采工作面连续过空巷、3个工作面过150米地质构造带和10余个综采工作面的优质贯通等任务。历年来经我手直接安全采出的原煤累计高达2000余万吨,相当于国内大型矿区或特大型矿井一年的产量。12年间,丁明磊先后获得过“神华杯”国际采煤技能大赛综采项目金牌、“神东最美员工”、“神东公司金牌班长”,“神东公司劳动模范”,“神华特级技术能手”、“中央企业技术能手”、“中央企业青年岗位能手”、“全国百名优秀青年矿工”、“内蒙古自治区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

  2019年1月23日,2018年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人员名单在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网站公布,丁明磊榜上有名,成为神东唯一一个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井下工人。得知这个消息,丁明磊很开心,因为在农历新年即将到来的时候,他实现了双喜临门。

  在上湾煤矿的时候,丁明磊有一个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科技科技创新工作室。前不久,他的工作室经内蒙古自治区上报国家批准,现在已经更名为“煤炭行业技能大师工作室”,正式升级为国家级创新工作室,并且拨付20万元用于创新研发工作。

  丁明磊有一个习惯,他会把自己的每一张获奖证书都复印一份,然后放在一个文件夹里。他总会把这个文件夹带在身边,有空的时候翻看一下。丁明磊说自己这么做并不是为了所谓的炫耀,而且他打心底觉得自己其实并没有什么可值得炫耀的,他今天所拥有的的一切,都是神东给他的。每次他看着这些证书,都会更加坚定他当初来神东的选择,他说:“最起码这些东西能够证明,我来神东是对的,否则,可能谁也不会知道:我是丁明磊,我干了21年煤矿工作。”

  “你觉得自己是成功者吗?”面对这个问题,丁明磊沉默了很久,他转过身,慢慢的地坐下来,他说:“现在就快要过年了,这有可能成为我第22个在工作岗位上过的春节。”自从参加工作以来,丁明磊已经有21个年头没有回家过年了。他自己坦言,他不能算是个成功者,因为他对自己的家庭、对妻子和孩子亏欠了太多,无法偿还,无从弥补。丁明磊印象很深刻,他刚到上湾煤矿工作时,上湾矿餐厅门口有一个熊猫样子的垃圾桶,当时大儿子的个头和它一样高,每次去吃饭的时候,儿子都会跑过去抱一抱那个“熊猫”,转眼间,儿子不仅早已对那个“熊猫”毫无兴趣,甚至,儿子都不太愿意跟他说话。丁明磊承认自己从来都不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妻子全职在家照顾孩子,所有的付出在他看来都不是理所应当,而是对他无言的支持,是他无以为报的真情。两个儿子的成长他始终缺席,导致与儿子的沟通交流越来越少。

  “其实,不是孩子叛逆了,而是父母没有成长。”丁明磊客观地分析了他和儿子之间问题的原因。为了改变这种状况,丁明磊又开始“折腾”了。每天下班开车回家的路上,丁明磊都会打开手机APP,听樊登读书会,学习一些与孩子相处的技巧。而且,去年10月,丁明磊报名参加了一个父母培训班,从头开始学习如何做一个合格的父亲。

  除了要做一个好丈夫、好父亲之外,丁明磊还有一个“隐忧”,他认为,以现在科技发展水平和速度以及国家对煤矿企业安全的高度重视,未来,井下很有可能会实现智能化生产,真正实现“无人则安”。所以他经常在想:“以后,我还能干什么?”对于这个问题的探寻,他一时可能无法给出明确的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依然会是丁明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